顆顆,連載第二回,來囉~~



算起來,他撿到她的時候,他應該是九歲。

九歲的他,也不過是個孩子而已。記憶裡,他一直都是蒼白而瘦弱的,彷彿風一吹便會倒的模樣,可是她知道,他其實是十分要強的一個人,外表的無害、慵懶都無法掩蓋住他與生俱來的耀眼光芒。

倒是她,大約是因為從亂葬崗撿回來的,命硬得很,十幾年來從未病過一次。

從她有了記憶開始,便是跟著他的。她知道他有嚴重的潔癖,吃了不乾淨的東西會吐,因此她學會了做菜。其實她真的沒有做菜的天分,至今也只會做兩三道菜,不過不要緊,那兩三道菜都是他喜歡的口味,而且他也不喜歡更換常吃的膳食。她也知道他喜歡安靜,不喜歡有人近身,但也許是因為她是他親手撿回來的緣故,從小只有她可以近他的身,因此她幾乎包攬了所有照顧他的活計,包括…他做噩夢時,充當他的枕頭。

看了看天色,已經快到卯時了,她起身替他拉好被子,披了外衫,再度掠出窗外。

回到屋子裡漱洗一番,然後如往常般端了溫水,往主院走。

「千樂姑娘。」見到她,阿百打起精神恭恭敬敬地打了聲招呼。

她點點頭,繼續往裡走。

推門進屋,放下水盆,她走到床邊挽起帷帳,輕聲喚道:「家主,該起了。」

赫連珈月動了動身子,睜開了眼睛,大約因為睡得愜意,烏黑的眸子還是迷迷瞪瞪的。

她微微笑了一下,將擰乾的帕子覆在他的臉上擦了擦。

他坐起身,撫了撫額,低低地歎息了一聲,進而將整個腦袋都埋進她的頸間,嘟囔了一句:「可算睡了個好覺。」

「如此便好。」她應了一聲,收回帕子放回銀盆裡,拿了漱口水來送到他脣邊。

他就著她的手漱了口,坐起身,張開雙臂,讓她替他更衣。

她拿了掛在一旁架子上的官服替他一層一層穿上,細細地打理平整,繫上衣帶。

他略顯蒼白的脣彎了彎,低頭饒有興致地看著她替他忙碌。

當年他將她自亂葬崗中撿了回來,一轉眼十五年過去,那個瘦弱的女嬰已經亭亭玉立,甚至……想起前幾日下朝時周侍郎拉住他講的話,他的心情就無端的有些低落起來。

「千樂。」他忽然喚她。

「在。」她輕應著抬頭,圓圓的漆黑眸子裡倒映出男子慵懶的模樣。

「下個月便是我的生辰了。」

「千樂記得。」

「也是妳的生辰。」他看著她,又道。

「嗯。」她點點頭。

她不知道自己的生辰是幾時,家主便將他的生辰也記作她的生辰。

「不知不覺就過了十五年。」他伸手攬過她抱在懷中,如幼時一般,只是感覺到手中楚腰纖纖不盈一握時,他忽然有了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在其間,不由得賴進她懷中,輕輕地笑道:「還好有妳,不然我可怎麼辦。」

看著賴在自己懷中的男子,她稍稍有些無奈,雖然他總嚷嚷著身體欠佳,雖然他一路喝著湯湯藥藥的長大,只是到底是個男子,身量又比她高出許多,就這樣一個男子非要擠在她小小的懷中,著實令她有些吃力。

「家主,該準備早朝了。」她輕聲勸。

「十五年了……不知不覺千樂已經到了及笄的年紀了呢。」他充耳不聞,只輕聲喃喃,然後微微側過頭,半瞇的鳳眸看向她,「涼丹城裡可有合心意的公子?」

「合心意的公子?」她稍稍一愣,不解其意。

「到了及笄的年紀,便可以許配人家了啊,就衝著妳叫赫連千樂,赫連家也斷然不會委屈妳的。」他瞇了瞇眼睛,柔聲道。

她這才明白了過來,搖了搖頭:「千樂心中只有家主。」

說這句話時,她臉上並沒有一般女兒家表白的羞澀,只是理所應當一般的口吻。當然理所應當,他給她名字,他教她巫術,她的一切都是眼前這個男子賜予的,從記事起,她的生命裡便只有他。

只有他。

她這一生注定為赫連珈月而活。

鳳眸愉悅地瞇起,赫連珈月覺得此言甚是悅耳,不由自主地勾了勾脣,道:「真是遺憾,周侍郎前些日子還跟我講,說他家公子對妳十分上心,打算待妳及笄便來提親呢。」

「周侍郎家的公子?」她眨了眨大大的眼睛,一臉的茫茫然,表示那號人物並不在她的記憶之中。

見她這副表情,知道她根本不記得那周公子是哪根蔥,他的神情不由得更加愉悅了:「就是妳從萬妖山救回來的周賞周公子啊。」

「哦,萬妖山……」她恍然大悟。

見她一副想起來的表情,他微微沉了臉,心口莫名的開始不適。

「我差點忘記萬妖山裡的冰蓮下個月該結果子了。」她抬手一拍額頭。

他微微一愣,一時有些跟不上她跳躍的思維。

「聽聞冰蓮可以養身,肯定對家主身體有益,上次去看的時候已經開了花,下個月去正好可以摘果子了。」她兀自點點頭,喃喃自語道。

上次去看的時候正好遇到被妖怪捆上山準備當點心的周公子,順手救了回來,不提這個她還差點忘記冰蓮的事情了。

赫連珈月看著眼前這個表情總是一本正經、嚴肅認真,且做事總是一絲不苟的少女,不由得失笑。冰蓮是個好東西,大家都知道,可是萬妖山顧名思義是妖怪群聚的地方,除了號稱銀月巫女的赫連千樂,大概沒有人會用這樣去市集買菜的口吻來講進萬妖山採冰蓮果這件事。

「有錢哪裡買不到冰蓮,萬妖山太危險,還是不要去了。」他撫了撫她的頭,輕聲勸道。

「外面買的不新鮮,有些還摻假。」她搖搖頭,一臉的不贊同,「現在奸商太多。」

他笑了起來,捏捏她一本正經的小臉,悠然自得地踏出門去,心情甚是愉快。

出院門的時候,看得眾人又驚又異,每日清晨都低氣壓的家主大人,今日……心情著實明朗得有些詭異呀。

 

創作者介紹

桂花糕在說話

尖端桂花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