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    原封~

鏘鏘!

各位女孩兒們好久不見!

 

經歷了國際書展後,

大家休養生息到現在應該已經養足了精神唄?

那麼桂花糕要再繼續端上香又好吃的料理──欸不對,是故事啦!

 

這一次要介紹的,

是《禍國》的作者十四闕的作品──《千年》。

還記得《禍國》嗎?裡頭飄逸的公子姬嬰、超可愛的天才兒童薛采、心如明鏡的美人曦禾,還有聰穎的女主角沉魚,好多好多的糾結攪在一塊兒,大家應該還有印象唄?

沒錯,繼《禍國》之後,我們又可以讀到十四 闕 老師柔美淒清的文字啦。

 

廢話不多說,先讓大家一睹為快!

 

****************連載開始分隔線*****************

千年又過,他划水而來。那風姿氤氳,水波依舊不興。

竹篙輕點,船達岸邊,青衫磊落間,溫潤明眸依昔。望定我,其笑淡淡。

「我們又見面了。」

我仰首望向遠方,水天一線間竟是山色空奇,泛著近似於白的藍。

深深吸進口氣,再幽幽地嘆出去:「是啊,苜蓿子,我又輸了這一世。」

舟身狹長,行於水上,如柳葉。而那輕塵薄霧,便做了這一世的消弭,下一世的始起。坐在舟頭,水紋漠漠,一漣一漪,皆可化作一個人的影子,隱隱然隔著浮生的距離。

再其後,影子淡了,現出我鮮豔的倒影,賽雪肌膚烏黑長髮,連指甲都泛著晶瑩的粉色光澤,這一世我何其美麗,豐容盛飾出現於朝堂之上時,文武百官齊變色,而他,他坐在龍椅上,眼神驚悸,失魂落魄。

「王嬙參見陛下,願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尋了千年,本以為這世必可如願,卻只盼來這匆匆一面。若我早知如此,何必選這傾國絕色。

這一個千年裡,他是漢王劉,我是美人昭君。金殿初見即成永訣,有緣無分至此,還有什麼可言。

悠悠一笑,恍若嘆息。

 

「苜蓿子,為何萬物皆想成神?」

抬眉處,他在沉思,竹篙點水,其聲清脆,於是又問:「苜蓿子,你為何會在這碧幽潭中持渡?」

「神渡世人,而我渡神。」

一句話惹來我笑,忍不住嬌嗔:「苜蓿子,我不是神。起碼,現在不是。」話至此,笑音漸失。

是啊,我還不是神……我每千年渡此碧潭,為的就是成神,奈何每千年都功虧一簣。

神說:「因我比眾生更苦,度三災九難七十二劫數,方可成神,故而更加高貴。」

神說:「萬物各自不同,優曇,妳欲為神,必先經遇千年尋覓之苦,妳花性短暫,無以持久,故,妳之劫為『恒』。」

神說:「我允妳每千年攜一願望落入人間,助妳早日功德圓滿。」

 

於是,第一個千年裡,我選了明德。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於至善。」

多年前有個叫孔丘的人說了這樣一句話。

為人當立德。這個被世人推崇為聖的男子,他說的話,應該是不會錯了的吧?

我在日出時分落入紅塵。

越國鸕鷀灣,有山名鳳,天邊朝霞似錦,映於溪中,紅豔絕倫。村中人人引為奇觀,紛紛讚嘆:「這女娃,恐怕是鳳凰兒飛來的呢!」

母為我起名為旦,父姓鄭。

鄭旦。

後世人是怎樣評價那個女子的?我在第二個千年裡清晰聽聞──

都說她隨西施一同去了吳國,作為政治的棋子,紅顏禍國。

都說吳王專寵西施,她受冷落,鬱鬱寡歡病逝宮中。

波光瀲灩盛載出西施與越大夫范蠡泛舟歸隱的動人傳說,都說那是越國的好女子,犧牲自己救了國家。

西施……西施……

脣角輕澀,為何我那一千年裡會撞見她?

「人道春色新,三年不見春。雖有清冽水,難洗亡國恨。」

傷痛亡國的人是我,應允計策的人是我,說服西施的人是我,因承歡仇主而倍受煎熬的人亦是我……

只因我不及她美麗,所以浣紗溪邊,那儒雅男子策馬而來時,第一眼看住她,眸中再無他人的存在。

范蠡,呵,那個男子啊……他是神安排給我的劫數啊,可是西施,妳以妳絕世之姿,輕輕易地就奪去了我追尋了千年的緣分。

只是當時,是不知的。

因為不知,所以在看見他們凝眸相視的那一刻,我便退出這場角逐做了個祝福之人。

然心中淒苦,亡國之恨,失情之苦,兩相折磨下,容色早衰,鬱鬱而終。

我自凡身裡悠悠飄起,回首見館娃宮中哭聲一片。那絕色女子拉住鄭旦的手哭道:「姐姐,姐姐……我們說好要一起回苧蘿山的,我們說好了的……

她哭得好生哀傷,我靜靜地看著,渺渺間,紅塵俗世都變得遠了。

就在那時,我第一次看見苜蓿子。

 

潭水如碧,天空如洗,山間雲霧縈繞,那隻小舟緩緩地划到我面前,舟上之人,豐神如玉。

「我是苜蓿子,特來接妳去下一世。」

「下一世……」我輕聲呢喃,「那又是一千年了。」

「請上舟。」

他聲音溫柔,我聽在耳中,恍同天籟。怔怔地望著他,難掩傷感,似是委屈似是不甘又似是種不願回憶起來的嫵媚。

「騙人……騙人……孔丘騙我,什麼明明德,什麼可得天下,他是個不折不扣的大騙子!」我將頭上髮飾一把摘下,狠狠擲於水中,那水紋漪漪晃晃,容顏依稀繚亂,「豔色天下重,世人根本重色不重德,可笑我幼稚,竟選明德,虛度這一千年!」

「優曇?」他有些訝異,繼而又復了然,緩緩道,「此乃命定劫數,本就難避。況妳還有下一千年的希望。」

「劫數?」我不禁冷笑。

我不傻,在為鄭旦的這一世裡關於痴男怨女的故事已經聽得太多。就算西施,又如何?范蠡還不是為了國家將她拱手相讓?她在宮裡的日子並不比我好過。

「我之劫為恒,與情有什麼關係?難道范蠡愛我我便能永恆?下一千年……誰知道下一千年他會不會再次愛上別人,或是縱然愛我,但不過曇花一現,真能生死與共攜手白頭?」

他的目光一閃,輕聲重複:「曇花一現……

「什麼?」

他笑而不答,眉宇間空靈異常:「上舟吧,我載妳去下一世。」

脾氣發過了,怨怒變成疲軟,我坐於舟上,看這山清水秀,幽幽低語:「下一世我要選傾國之姿,以魅世人,讓他見而銷魂,再不能愛上別人。」

苜蓿子欲言又止,我挑眉:「難道不行?」

「不,隨興就好。」停了一下,又道,「優曇,情不能恒。」

我不明其意,靜等他詳解。

誰知他不再說話,目光投向很遠的地方,沒有看我。

情不能恒,這是什麼意思?他是在點化我嗎?若我之劫非情,為何要我這般辛苦地千年追尋,只為求與那個男子相守一世?

水紋亂了起來,抬頭望他,他雙眉微鎖,似有難言之隱。

也罷,我從不強人所難,便不再追問。

靜謐中抵達對岸,我起身下舟,看見前方一片白霧。

回過頭去,他已不見了。


創作者介紹

桂花糕在說話

尖端桂花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olin444494
  • 請問上市時間確定了嗎??
  • 您好,預計的上市時間是3/20唷~

    尖端桂花糕 於 2012/02/24 12:37 回覆

  • cherry931332
  • 看起來是個感人的故事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