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篤、篤。」敲門聲短促響亮。

啞師傅停下來,看了看門。石榴會意,褪下手指上的工具,拿手帕揩淨雙手,走過去開門。

「小槐子?你來這裡幹麼?我可是早跟你說過了,下午我要幹活,不能跟你去玩。」石榴看到門外站著的是小槐子和另外一個陌生小太監,以為他們是來找自己玩的。

「不是不是,我知道妳要跟著師傅學手藝,不是叫妳去玩。」小槐子忙擺手,小聲問:「石榴,剛才妳給我吃的山楂果子,叫什麼名兒?」

哈,果然不愧是一代知名小吃,就算糖汁效果打了折,魅力還是不減哪!石榴抿嘴笑了笑,說:「叫冰糖葫蘆,是我家鄉裡的一種吃法。不過今天已經沒有了,你想吃冰糖葫蘆,只能等到秋天了。好吃吧?」說著,順手用捏在手裡的帕子替小槐子把嘴角的碎糖屑擦去。

小太監紅著臉悄悄退到了李隆基身後。糗,真糗,臉上不乾淨被恩人看到了……

「為何不叫冰糖山楂?分明不是葫蘆做的,那些全都是山楂。」李隆基適時發問。

「又沒人規定拿什麼做就得叫什麼名字。螞蟻上樹那道菜,也沒真的炒上一鍋螞蟻。肉末像螞蟻,所以叫螞蟻上樹。山楂串起來像葫蘆,所以叫冰糖葫蘆。」石榴很爽快地回答了李隆基這個問題。授課公公教給她們的菜品知識總算派上一回用場。

「哦,原來如此。」李隆基拱個手:「受教了。」

「沒什麼,別見外。」石榴見他們並沒有其他事情,就扶住木門,打算關門送客:「你們到別處玩吧,別在這裡閒逛了,小心被大司膳抓住給你們額外派遣差事。」

「等等。」李隆基伸手抵在門上,不讓她關。

「你還有什麼事嗎?」石榴順便把他打量了一番。身量跟小槐子差不多,眉眼很俊朗,皮膚比小槐子好多了,如果不挨晒,長大了很有可能變成一名脣紅齒白的美太監哪。晒黑也沒關係,照這個五官,即使晒黑了也是陽光運動型美太監。

「有事,妳的披帛快挨著地了。」李隆基袖著手,往石榴身後張望了一下,看到屋裡只有一位老宮人在幹活。他迅速彎腰拉起石榴的披帛,佯裝要替她拍去上面的灰塵,悄悄把一小塊涼絲絲的物件塞進石榴手裡。

「十串,妳懂的。」李隆基壓低聲音在石榴耳邊說。「現在就要。」

按說,等回去換了衣裳派人來取冰糖葫蘆也行,只是李隆基經常看見宮人們用這種辦法受賄行賄,趁現在正假扮著太監,一時興起,試著活學活用了一回。不派人自有不派人的好處,別人也就不會知道這件事了。

「……我說了現在沒有了啊。」石榴苦笑著打開左手。只一眼,她立刻改了口:「半個時辰後來取。」

手心裡的那塊黃色小豆子,不就是金豆子麼!他大爺的,這是哪個宮裡的太監,出手這麼闊綽。平常肯定是一超級大蛀蟲,看不出來啊,小小年紀就懂得收金子送金子。石榴腹誹歸腹誹,反正送來了,不收白不收,回頭拿去換點兒漂亮披帛,不賠本。

約好半個時辰後來拿冰糖葫蘆,李隆基才轉身離開。

「您是大爺,爺您慢走!」石榴笑瞇瞇揮著帕子,用開玩笑的口氣送走兩個小太監。

有錢就是大爺,有權就是大爺的大爺,古今同理。說實話她沒打算拿冰糖葫蘆在宮裡換小錢兒,這物被廚子看一眼估計就能看出做法來,不過,第一顆金豆子,是斷斷不能拒絕的,跟錢又沒結仇嘛。

石榴掩上門,向啞師傅稟告了兩個太監來閒聊了幾句的事,同時請了半個時辰的假,兜了點兒下午練手的殘品山楂跑回住處架鍋熬糖,開始做冰糖葫蘆。

啞師傅挺和藹的。石榴邊做邊想,師傅是個啞巴,至少不擔心她老人家在背後打我的小報告,更何況我剛孝敬過啞師傅一串冰糖葫蘆,看她的神情,也愛吃吧。不然請假怎能如此順利。

有了第一次的經驗,這次做起來更加熟練。石榴很快就在案板上擺滿了成品。等它們都涼透,雙手握著冰糖葫蘆,走了兩步,覺得太招搖,遂進屋尋了個食盒,把冰糖葫蘆擱進碟子裡,一層放了一盤,提著食盒回去交貨。


「妳很守時。」李隆基接過食盒時,給了石榴一個評價。

「只守這一回──下次再沒有了的。」石榴搖搖頭,她記得那簍子山楂還剩多少,估計明天就會被啞師傅全做成蜜餞。沒有山楂廢品,哪來的冰糖葫蘆。因此沒可能再做出十串來賺外快了。

「咱們快走吧,時辰不早了。」小槐子著急地催促。他們出來玩半個多時辰無所謂,可是小郡王還穿著太監裝呢,倘若被人發現,他逃不了受罰。新來的大司膳又很凶……弄不好兩邊都會罰他,雙倍罪受。

李隆基拎著食盒走出司膳坊的角門,卻沒沿著來路返回,扭身一拐彎,踏上了另一個方向的石板路。他願意花一顆金豆子買下這十串冰糖葫蘆,除了一時興起,還有別的用處。

「小郡王,您要去哪裡呀?您得趕緊回去,待會兒相王散了宴席,找不到您,小槐子的腦袋可就保不住了。」他一臉忐忑,緊緊跟在李隆基身後。

「拿著這個,送到我父親那裡去,遞給宮人就行了,跟宮人說是隆基請他嘗鮮的。我還要去別處逛一逛,你不用跟著了。送完之後,到你的住處等我。」李隆基掀開蓋子,取出兩串冰糖葫蘆,交給小槐子。

「遵命。」小郡王都發話了,他還能再反駁什麼呢……小槐子只得拿著糖葫蘆,悶聲去辦這趟差事。

支走小槐子,李隆基拐了幾個彎,沿著太液池一路往錦蓮殿走。他想把剩下的冰糖葫蘆帶給兩位被幽禁的姑姑品嘗。為了這個,才直接拿金豆子跟石榴買,買好直接送去,省了人多眼雜不方便行事。走了一段,他習慣性地四處張望,隨即笑起自己來:「你現在是個小太監身分,怕甚。」

李隆基昂首闊步走起來,心裡倒喜歡上太監裝了。早知如此便捷,往後就穿它去看姑姑好了,用不著擔心被人發現相王三子去了錦蓮殿,也用不著每次都小心翼翼地派好多親信侍衛四處站崗放哨,還能到處玩一玩,收穫些新鮮玩意兒。

冰糖葫蘆就屬於新鮮玩意兒的範疇,至少比三足雞讓他更有新鮮感。李隆基聞著食盒裡隱約飄出來的縷縷香甜氣味,嚥了嚥口水,沒打開蓋子。他要吃,以後隨時都可以叫人去做,而兩位姑姑十天半個月也見不了他一面,都留給姑姑吧。


當天夜裡,小郡王便派人到司膳坊指名要一道名為「冰糖葫蘆」的山楂果子。趙大司膳正好在四處巡查各宮宵夜準備情況,聽到是小郡王指名點的菜,招了當值的管事,要他立刻做好給小郡王送去。

「這……」挽著袖子的老太監皺緊眉頭,作揖答道:「小的惶恐,實在是……從未聽聞名喚冰糖葫蘆的菜式,不知小郡王所指何物……」

被派來的宮女躬身啟齒:「小郡王派奴婢到司膳坊要份冰糖葫蘆,還說了一句山楂果子。並無其他吩咐。」

「是否為糖水拌的『葫蘆頭』?只是『葫蘆頭』以豬肚做成,頗為油膩,晚上吃了容易積食……」老太監揣測著小郡王到底想吃什麼。

趙大司膳揮手打斷他的話:「你沒聽宮人說的是山楂果子嗎?怎麼扯到豬肚上去!」

「大司膳息怒,小的只是不確定小郡王所點的是哪道菜。還有一道菜叫做蜜汁葫蘆,乃是油炸小食,雞蛋和麵捏成葫蘆模樣,以蜂蜜調之。這個糖水葫蘆頭和蜜汁葫蘆,都可以加上山楂絲開胃,都像是小郡王說的冰糖葫蘆,大司膳您給拿個主意,小的該做哪一種才好?」老太監把他能想到的相關菜式一併說出。

「各做一盤,真是囉唆。」趙大司膳沒好氣地回了他一句。當著外頭宮人的面兒說沒聽過「冰糖葫蘆」,這不是自掉司膳坊的臉面嗎?她可不想剛上任就落個「沒能力統領司膳坊伺候好各宮各殿」的壞名聲。


兩份做好的食物被送到李隆基面前,然後又被原樣退回司膳坊。

「小郡王說什麼了嗎?」趙大司膳本來已經披上斗篷準備回房休息了,看到司膳坊被人退貨,面子上十分掛不住。她都要懷疑那個老廚子是不是故意做錯菜了。

「小郡王交代,他點的冰糖葫蘆是用山楂和柳枝做成,遣奴婢來重新換過。」宮人奉上食盒,裡面的東西一筷子都沒被動過。

趙大司膳繃著臉回想了一遍當晚值夜的名單,把他們全都叫到廊下,只留了一個從八品的小管事監督廚役們看灶,其餘的全都派去做冰糖葫蘆。

「你們跟著這位宮人過去,按著小郡王想吃的東西做,一個人做不好,就換下一個,直到做好為止。」

她向來者再三保證,這次一定要讓小郡王滿意。

那宮人依舊行禮謝過趙司膳,看著面前七八位不明真相的無辜掌勺們,朗聲道:「哪一位是石坑飪?請石坑飪為小郡王做冰糖葫蘆。」

這下輪到趙司膳納悶了。她不記得那些有名有姓的廚子廚娘們裡有個姓石的啊。很多宮人連姓都沒,只有個名字而已。得到眾人一致搖頭否認的答覆後,趙大司膳只好說:「怕是小郡王貴人多忘事,記錯了名字罷。這裡並無石姓坑飪,乾脆叫他們全都跟過去試一試,說不定小郡王待會兒又想吃點別的東西。」

於是這一群人抱著柳枝提著山楂浩浩蕩蕩奔赴烹飪前線去了。


石榴這會兒正在七娘屋子裡請教學問。她磨著啞師傅,將那本冊子借出來按樣描下字,找七娘給她講解。

「唉,石榴,妳確定不換師傅了?都怪我,多年沒跟顏婆婆打交道,早忘乾淨了她嗓子不行這事兒。」七娘一邊翻看石榴描來的字紙,一邊抱怨自己腦子越來越不好使。

「這是顏婆婆給妳看的?」七娘翻閱完畢,問石榴。

「嗯,上午拜師的時候,師傅拿給我看,可惜授課公公教我們的日子有限,我識字不多,認來認去總共才認出來十幾個。這是做蜜餞的食譜嗎?」石榴不想錯過鳳梨製作祕笈。

七娘搖搖頭:「不是食譜,是進貢單子的副冊,放在顏婆婆手中留底的。摩揭陀國的使臣向我朝進獻了一批瓜果土儀,這一冊上記載了進獻鳳梨果的情況。他們每隔一年都會進貢一次,每次大概有二十筐。」

「鳳、鳳梨只有摩揭陀使者進獻的這麼點兒?沒有果農種鳳梨嗎?」石榴很詫異。

「鳳梨當然是長在摩揭陀國的才能叫做鳳梨。妳不懂,瓜果必須種到它們該長的地方,不是果農想種就能隨便亂種的。比方說吧,橘子長在淮水以南,就是又大又圓的橘子;而不顧它的生長故土,非要移植到淮水以北,結出來的就是又小又酸澀的枳了。」七娘把描了字的紙還給石榴。

原來鳳梨是貢品。啞師傅真好,捨得把貢品讓我嘗了二十多碟。石榴默默想著。七娘見她低了頭不說話,以為她在為不識字而煩惱。好言安慰一番,撿著有意思的事情說道:「妳跟了顏婆婆,每天都能見識稀罕東西。各國各地珍果貢品,都是由顏婆婆做成蜜餞,以求多儲存一段時間。蜜餞師就這麼點兒主要差事,做其他蜜餞全都是可有可無的。妳呀,要長眼界了。」

兩個人正說著話,外面響起了急促的腳步聲,緊接著就是敲門聲:「姐姐,石榴還在您這裡嗎?有人來院子裡找她呢!」

「快回去吧,我聽著像是陳皮的聲音。」七娘舉著蠟燭把她提來的小宮燈點上,打開門,外面立著的是四喜。「唉,我現在記性真是越來越差了,把四喜聽成了陳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尖端桂花糕 的頭像
尖端桂花糕

桂花糕在說話

尖端桂花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HERRY
  • 好好看呀>3< 雖然我未看完 看緊下集 就快看完了ToT 可憐的小愧子Q口Q
    不過總覺得封面上的郡王畫得唔係幾好 而且點解唔加一頁拉頁畫小愧子WoT_T
    佢比我的feel好似光頭咁T_T 仲有本書入面的郡王跟封面比我的感覺幻滅了他跟
    封面的感覺只有3成似T口T 感覺不似呀
  • 關於封面大家的看法都不同,也有讀者很喜歡喔~

    尖端桂花糕 於 2013/08/13 10:33 回覆

  • SHERRY
  • 啊....打錯了 是6成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