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2上市的《三年K班》是《再見,冥王星》作者夏茗悠的經典校園美文。

很多考生在國三高三衝刺的那一年總是特別辛苦,但畢業了以後,三年級也往往有著雖然痛苦但又甜美的回憶,先來看看內容簡介吧!


【內容簡介】

為什麼穿過風
又繞了彎
像是不經意
卻明明是刻意
最終我們相聚在這裡?


三年K班——無疑是最差的班級。

這樣的班級,卻迎來了因冒失發生倒楣事故,導致分班考試遲到而落入K班的英文才女京芷卉、
因京芷卉的冒失連帶發生倒楣事故的另一當事人──年級萬年第一的「冷面少年」謝井原,
還有突然的轉學生──陽明的校花柳溪川,三個本該在A班的傢伙全都陰錯陽差進了K班。

當然,這樣的班級不無例外地還有這樣一些成員——
帥氣的體育特長生、平凡的略有些花癡的小女生、叛逆倔強的性格少女、自卑弱小的冥王星人、單純孤勇的年輕女老師……
他們相聚在三年K班,他們獨一無二的高三生活也一點點展開……

總有人說高三能讓人脫胎換骨地成長,但這樣的成長,有時卻也很可悲。
少年和少女們一開始不知憂懼地穿梭在夏日校園,升學率、排名等辭彙只是生活的鑲嵌,真正連綿成廣闊世界的是真實、單純與愛。
然而大考的日子一天天迫近,升學的壓力一天天凸顯,情節也漸漸轉變——

離歌終於在那個七月唱響,一切終將逝去。
但這段年華太美好,即使悲傷即使怨恨也太美好。
讓人寧願失憶,卻總時而流淚想起。


【讀者眼中的夏茗悠】

在我抱怨學校生活好無趣的時候,妳已經框架出了一個屬於妳的、獨一無二的班級。
只能存在於我想像中的、年華呼嘯的日子。妳按按鍵盤,把它送到我眼前。——讀者 游離

茗悠的文字,沒有驚心動魄,一切都像是進行在慢鏡頭中。
時光靜流,男生和女生,平淡卻辛酸地度過那些溫暖或黑暗的日子,真實得令人情不自禁落淚。——讀者 非常胖

作者總是敘述著看似不平凡實則簡單的故事,故事中的女主角有著身邊女子的小心機小算計,但是卻讓人不得不愛甚至喜歡得無法自拔。
小小的嫉妒小小的暗戀,都是我們每個人所經歷過的。不要否認,是實話。
那種不知道該怎麼說出來的喜歡不知道怎麼說出來的苦澀,就這麼,印在了紙上。——讀者 Cry

她絕不會製造一場爆炸性的集體死亡來騙取你的眼淚,她只轉述美麗的年華來勾起你自己的回憶,
不會讓你淚水滂沱,只會讓你刻骨心痛,這是她與生俱來的魔法。
仿佛是炎炎夏日裏悄悄開在牆角的一簇小白花,不知名,既純潔又美好,
忽然有一天,你輕輕一瞥,發現它們居然以那樣華麗又低調的姿態正在盛放,
不知不覺已遍布你腳下的每一處土壤。——讀者 劉昕


【作者資料】

夏茗悠
天蠍座。生於光棍節。上海丫頭。綽號豬妞。
迷糊。愛笑。重感情。
沉迷於光影與文字。業餘寫作&編輯。
北京大學本科畢業。復旦大學研一在讀。
新概念作文大賽一等獎得主。
新一代青春文學領軍人物,《萌芽》雜誌明星作者。
電子信箱:sharemy@126.com
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sharemy
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xiamingyou
粉絲交流社區:http:// www.sharemy.net

夏茗悠被評為中國大陸2009年度表現最突出青春文學作家,在2010年迅速被廣大年輕讀者及媒體同行關注,她所出版的作品也分別登上各大書城媒體的暢銷排行榜,成為青春文學的領軍人物。她的首部長篇《三年K班》——在這個荒煙蔓草、充滿騷動與浮華的年代——讓我們重溫那段獨一無二的青春年華。


-------------------我是搶先看分隔線-----------------------

第一話



「三年K班?」
四個簡單乾脆的音符,毫無置疑的可能。
果然是一個噩耗。恰好用於回應兩天前在廟裡求到的下下簽。當時的想法是「既然有下下簽這種東西存在,就總有被人抽中的機率」,但現在看來,迷信有時不可不信。
如果測量的話,血壓計的最上層水銀面正順著心中默念的字母表下滑,數到K,已經無可挽回地降下11個單位。

往年學校都只分10個班,攤到物、化、歷、政四門選課就會有四個最差班,理科班又可能稍強於文科班,於是,剩下的兩個班總在競爭末名的比賽中獲得平分秋色的成績。
今年為什麼多了一個班?
無疑,就是最差的了。
所謂市重點高中(註1)裡的最差班,不太會發生群毆老師的惡劣事件,不太會打群架出刀傷人,但依然逃不掉最差的限定詞。每個人都散漫得如同海浪衝擊後四處奔逃的沙粒,不能對他們提「組織」、「紀律」之類的詞語,以免自討沒趣。

空調剛被打開,冷空氣還沒來得及氤氳就被滾滾熱浪淹沒,歷史教研室還彌漫著一股沁人心脾的西瓜汁的清香。窗外空調主機箱滲出一線細流,蜿蜒過了略帶鐵銹的擋板,順著窗框的路線「啪噠」落下一朵又一朵水滴。
時間凝固在年輕的女老師聽到「噩耗」的那一秒。

年級主任一臉的誠懇:「邵茹老師,新三年K班的班導就拜託您了。」
女老師腦海裡出現的是一面黑屏,上書「GAME OVER」。
「為什麼?」想著總該給個理由吧?辛苦了一年又一年,暑假裡可憐巴巴地縮在家裡的電話機前祈禱它不要響,生怕會來那麼一個法院傳票似的通知——您今年將繼續留教高三。沒想到的是,居然還是K班。
「是學校對邵老師您的信任。」年級主任表情木然地扶扶眼鏡,「誰讓您把上屆的H班帶出高考(註2)升學率年級第二的好成績呐!所以,K班班導這個重任非您莫屬。」
「可是……可是,可是,我已經連續帶了四年高三。這樣下去,就連體力也會不支。」
「怎麼會呢!妳那麼年輕,根本不用擔心身體的問題,不像我,唉,老啦老啦……過兩年要退休了……」邊說邊慢悠悠地踱著方步出了歷史教研組。
教研組的其他老師都慷慨地送出無比同情的目光。

許楊與出門的年級主任打了個照面擦身而過,踏進了歷史教研組:「邵茹,聽說又留在畢業班啦?」
邵茹白了他一眼:「少幸災樂禍!」
「怎麼會幸災樂禍呢!」一疊材料「啪」地丟在了辦公桌上。
邵茹低頭一看——任教通知:……任三年K班數學教師……其餘的客套話勉勵話都被眼睛忽略了,第一時間印入眼簾的只有「三年K班」四個大黑字——像極了死刑宣判書。
「原來,你也這麼倒楣啊。」
男教師倚著窗。夏日的陽光從鋁合金窗框的邊緣拐了個彎折射入目,有些刺眼。他很緩慢地微笑起來:「倒楣?我倒不這麼認為。」
「呵!真是服了你,對什麼都那麼有信心。」


「啊~~我被分到E班了!夠慘!」
「你叫慘啊!我被分去了I班了。嗚嗚嗚嗚嗚~~」
……
分班榜前一片怨聲載道,除了A班那群佼佼者以外,恐怕沒有人對自己的班級滿意,但是——沮喪歸沮喪,應該沒有誰會像云萱那樣站在大紅榜單前全身僵硬瑟瑟發抖幾欲窒息。
「云萱 三年K班。」她扭過頭看向另一邊,「鐘季柏……三年K班!」
「不會這麼慘吧——」
混亂的人群中,誰也沒注意到一個女生正目光呆滯地緩緩下滑癱倒在地。
暑期補習結束前的糗事又一次不可避免地在腦海裡倒帶。

略顯燥熱的夏日午後,男生應狐朋狗友之邀穿過荒無人煙的操場,腳踩在翠綠的球場上,噗哧噗哧,鞋面上沾了些新鮮的草汁,心情不錯。手裡捏著「午休時請到操場對面右數第十二棵樹下會面,有驚喜」這樣的字條,心中輕笑:「梁涉這傢伙又在搞什麼鬼,故弄玄虛!」
「一、二、三……十、十一、十二……會發生什麼事呢?」男生居然有點興奮,事先想了N遍,是兒童節麼?是七夕麼?是某人生日麼?一一否定的同時,對未為可知的事情有了更多的期待。

突然。
橫空冒出一個女生。
真是個詭異的出場方式!事後反復回憶,依然搞不清這傢伙是從哪個方向冒出來的。毫無過程,只有突如其來的結果。總之,她就是這樣神奇地突然出現在鐘季柏的面前了。
「我、我我、我是二年F班的云萱,我、我已經喜歡你很久了。請請請、請和我交往。」女生的手臂和身體成標準直角,腦袋埋進兩臂之間,不敢抬頭,像向皇帝呈交奏摺一樣把信舉過頭頂,伸到男生的鼻尖下面。手在哆嗦,現在手臂和身體已經變成了一百三十五度角,男生很高,很高很高。
同學,有點創意好不好。男生心中暗嘲道。這種在我至今短暫的生命中已經重複了成千上萬次的經典模式的場景一定會導致我未老先衰。
從她顫抖的手中抽出那封情書,他心裡忽然冒出一個惡劣的念頭:「好啊,那就交往吧。」

什麼?
女生猛地抬頭,真的麼?是真的麼?怎麼會這麼順利,他應該會像對待其他女生那樣當著人家的面把信送進路邊的垃圾箱吧!真的不像他的作派。
難道說……
難道說,我也是他暗戀已久的女生嗎?
說到暗戀的話,已經整整五年了不是麼?從初中第一次見他到高二的暑期補習結束,真的整整五年了呀。那張臉的輪廓早在心中描摹千百遍,墨色的髮,疏離卻又時而狡黠的眼神。制服襯衫外面總是罩一件愛迪達或者NIKE的外套,走路的時候手喜歡插在口袋裡。籃球打得很好,花邊新聞多,成績很糟糕。從上高中起就一直待在最末一班,但本人好像也沒有想要努力學習走出差班的願望……
真的可以,交往嗎?

「不過——」男生平淡的語氣。
「啊?」
「要等到一百年以後。」

——好啊,那就交往吧。不過,要等到一百年以後。

暗戀了整整五年,居然換來這樣的話。
其實,早該想到會是這種結局。都說了帥哥不是誰都愛得起。
因為糟糕的情緒影響了分班考,居然又那麼悲慘地被分到三年K班——和他同班的機率是99.99999%——當然啦,就像生科老師曾經說過的那樣:「當一件事的發生機率小於0.001%時,就可以被稱為不可能事件了。」
祈禱是無用功,因為,和他不同班是不可能事件。
明亮的燈光一瞬間全部熄滅。開場了,三年K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尖端桂花糕 的頭像
尖端桂花糕

桂花糕在說話

尖端桂花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andy302904
  • 很好看ㄚ
    不過結尾滴<陪你到世界終結>
    是一本書嗎??
    如果是ㄉ話
    有預計要出嗎??
    很期待後續發展ㄚ>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