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才女夏茗悠青春大作!
貼近你的脈搏,收藏年輕的心跳與感動,
傾心打造最溫暖最貼心最受矚目的校園青春小說!

如果太陽此刻熄滅光芒,地球上的人要八分鐘後才會知道。

你聽說過嗎?
如果太陽此刻熄滅光芒,地球上的人要八分鐘後才會知道。
太陽熄滅光芒後的這八分鐘,其實和往常一樣溫暖。
所有人都不會察覺它的虛幻。

-----我是試閱分隔線-----

第一話



該怎麼去形容自己身處的這個世界呢?
無論多麼漫長的時光都只是一場冗長的閉幕式,俏皮的序曲與輕鬆的過程都不知所蹤。
就像夕陽在暮靄中所作的盛大告別,炫目如斯,但不管是漸漸從暗紅霞光後脫穎而出的冷藍色天空,還是明顯越來越占上風的縈繞周身的涼意,都在揭示這場告別式海市蜃樓的本質。哪怕是能以光年丈量的歡愉,也只是廣角鏡拉扯營造的幻覺而已。
應該就是這樣吧。
每次稍一開懷,心裡就掠過惶惶不安。
為了無視這不安,所以要更努力地微笑。



顏澤匆匆趕到演播廳時,辯論賽已經進入最激烈的自由辯論階段。
正方七班的觀點是:狹路相逢勇者勝。
反方自己班級的觀點是:狹路相逢智者勝。
正方三辯正慷慨陳詞:「擴大命題我們也不是無話可說。剛才對方一辯提到過諸葛亮與司馬懿的那場較量。那我想問妳,如果諸葛亮沒有勇氣一個人坐在空空的城樓之上,他能戰勝司馬懿嗎?如果司馬懿有足夠的勇氣衝進城門,他能夠輸給諸葛亮麼?」
這裡「對方一辯」所指的是顧夕夜。

但站起來回應的卻是作為反方三辯的季霄。顏澤緊張得將指甲掐進了皮膚裡都沒有覺察。
季霄一如既往的鎮定冷靜,沒有多餘表情,語氣不緊不慢,言詞間卻有著與眾不同的張力。
「我想請問對方辯友,如果諸葛亮沒有正確地審時度勢,他能有勇氣坐在城樓上嗎?如果沒有理智的判斷,他又怎麼會贏得這場空城計的勝利?」
正方的氣勢似乎一下弱了下去,二辯站起來只說了句「我們所指的是有智之勇,他的勇氣毋庸置疑」便坐下。
眾望所歸的顧夕夜終於站了起來。顏澤屏住了呼吸,生怕漏聽一個字。

「諸葛亮之所以敢坐在城樓上,是因為他已經洞悉了一切,知道自己在司馬懿的心目當中是怎樣的角色。剛才正方一直在反復強調『有智之勇』,那麼我可以打一個這樣的比方,你們的『有智之勇』是這樣的:勇者看到一個出口,於是他便義無反顧地衝了上去。而智者在狹路中能看見多個出口,他權衡利弊選擇了最好的出口、最光明的出口,衝了出去。」
女生語速快氣勢強,語調抑揚頓挫,連便條都沒拿直接即興發揮,配以一個乾脆果斷的手勢將辯詞收在氣氛最佳處。
全場掌聲雷動,班裡的幾個男生誇張地叫好,坐在前排最右邊的校辯論隊老師聽見聲音朝後望了一眼。顏澤清楚地看見,她竟也在面帶笑容地鼓掌。
而正方二辯居然慌亂地站起來反問一句:「可是、可是諸葛亮的琴弦為什麼斷了?」
不高明地糾纏著原話題,甚至連這反問本身都顯得無厘頭。場下一片笑聲。

明明是自己班級占了上風,心裡卻忽地比先前更涼了一截,最初像沾了一滴墨漬般的小黑點,逐漸氤氳成淡淡的灰暗的一大片,包裹了整顆心臟。顏澤笑不出來。
身後傳來「咚咚」聲,門被開啟又關上,最後一排的一個座椅被「吱呀」一聲放下來。還有人比自己來得晚?顏澤只是略有點疑惑,但這疑惑沒有強大到令她回頭去看對方是誰。
伴著喘息聲的靠近,顏澤感覺自己的肩被來自後面的力量輕推一下,才回頭。是同班的男生賀新涼。
「班長,目前局勢怎麼樣?」運動後的男生滿頭大汗,好像連頭頂也會蒸騰出水汽。

顏澤擺出了漂亮的喜悅神色,再加上一個「V」的手勢:「我們贏定了。」
有顧夕夜和季霄的組合,怎能不贏?
賀新涼瞇起眼望了望臺上正輪番上陣把正方堵得出路全無的男生和女生,也忍不住感歎道:「果然是壓倒性勝利啊。那兩個傢伙還真是無敵。」
顏澤斜了他一眼:「你不也是?誰叫你不肯參加。」望著男生臉上惡作劇般的笑意,心裡的涼意漫天覆地。
——說到底,普通的人只有我一個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尖端桂花糕 的頭像
尖端桂花糕

桂花糕在說話

尖端桂花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xiao
  • 好期待這本書啊!
    封面好可愛
    內地的夏米都很羨慕每次的繁體版封面
    直呼好好看:))
  • 謝謝xiao的支持>///<

    尖端桂花糕 於 2012/08/06 16:03 回覆

  • cindy
  • 什麼時候才會上市呢?
    可以預購嘛?
  • 這本八月就會上市囉,確切日期還請密切注意這邊囉:)

    尖端桂花糕 於 2012/08/06 16:0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