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大家久等了!!

 
這次讓大家看一點點第三章喔!還沒買書的同學們快衝啊!!

 【三】對比—都是穿越女,命運大不同。

十三阿哥這個乖弟弟,擔起了護送酒品好得讓人無語的四阿哥回府的艱鉅任務,也算保住四哥他阿哥的形象……等他們完整地退場後,就只剩下幾個還把心心相印當遊戲玩的阿哥。

「外人」都走光了,剩下來的就都是自家人。十阿哥立馬坐姿一改,蹺起了二郎腿,拿起茶杯豪飲一口;九阿哥拉拉領口,也沒多言語,一把抽過十四阿哥手裡的扇子一個勁兒地猛搧;十四阿哥倒是不介意地任由九阿哥抽走自己手裡的扇子,手指對著還跪在下面的夏春耀點了點:

「九哥,這丫頭送你這麼份大禮,你也不打賞打賞?」說著,眼眉飛揚,惹得堂下的某人打了一個寒顫。

九阿哥輕笑一聲,揚揚手,正要開口,卻被一直坐在旁邊沒怎麼言語的八阿哥給攔下。

「九弟,下次別玩得太過火。」不算重的聲音從他的脣角淡出,微笑的臉孔沒有變,坐姿也紋絲不動。但是,就連在下面的夏春耀也能聽出其中警告的意味。

「只不過同太子哥開個玩笑而已,八哥,不用那麼在意吧?」九阿哥不以為意,把玩著自己腰間的玉佩。

「九哥說的是,而且這索額圖都已經被逮進去了,他以為他這個太子還能囂張多久!」十阿哥一下子從座位上撲騰而起,別的事情他可以大而化之,唯有對上那個老是把自己架在高位、低頭看人的太子哥,他就拗不過這口氣。

匡啷!

眉頭一皺,眼睛微瞇,八阿哥淡淡鬆開了自己手裡提著杯蓋的手,眼睜睜地看著上好的瓷器直接在地上砸開花,沒去管身邊的人驚了一跳,逕自將少了配蓋的茶杯送到嘴邊,淡淡啜一口。

沒有一句解釋,卻也讓粗神經的十阿哥瞬間明白自己說錯話了。

「八、八哥。」

「八哥,這也不能怪老十這麼說。」九阿哥看一眼碎了一地的杯蓋碎片,「前幾個月你陪皇阿瑪去塞外巡幸,有些事情你還不知道。」八哥不在,皇阿瑪不在,太子那傢伙可沒少給他們兄弟小鞋穿。

「喔?」八阿哥晃晃茶杯,對著春耀跪著的方向揚了揚,「我去塞外這幾個月,除了老九家裡多了個稀罕物,還有什麼事我不知道?」

「稀罕物」應聲抬了頭,視線對上一雙傾滿笑意卻少些溫度的眼,咕噥一聲,立馬又低下腦袋,繼續認命地聽著老天爺強行把她放進來親自經歷的歷史加政治課。

「八哥,說繞腸子的話也得看對象是誰不是?你的話到這丫頭耳朵裡都成了鴨子聽雷——轟隆隆。」十四阿哥撩了撩身上的袍子,踢了踢自己腳邊的碎片,對著那個還不明白八哥逐客令的傻瓜提了個醒,「傻跪在那兒幹啥,還不出去給八爺換個杯子!」

隔著手裡熱茶的霧,胤禩若有所思地瞥一眼自家十四弟,沒有接話,視線掃向那個聽到「逐客令」三字後立馬帶了幾分下學堂後的神采飛揚、從地上噌地竄起來、撒開腳丫子就準備往門外跑的傢伙。

「站住!」九阿哥低低命令了一句,「去通知汀蘭,晚上一起用膳。」說罷,看了聽見此話立刻眼眉帶笑的十阿哥一眼,再轉向悠閒地摩挲著自個兒玉扳指的八哥,「八哥,難得來了,又碰上小弟的壽日,索性用完晚膳再回府好了,權當兄弟幾個給你洗塵,我去吩咐廚房做些你愛吃的。」

「好。」胤禩淡笑著應下聲來。

 

幾聲欠揍的笑聲從房間裡傳了出來,夏春耀憤憤地在門口磨了磨牙,正要轉身卻迎面碰上一個急得團團轉的小丫鬟。

「妳終於出來了。」小丫鬟壓著聲音說,「汀蘭姑娘聽到妳撞了八爺,還放豬撞太子的事,差點沒暈過去。妳快點跟我來,快!」

暈過去?她更想要暈過去。最好一暈過去,就可以徹底離開這萬惡的舊社會了。

小丫鬟拖著她一陣狂奔,不由分說地將她塞進了一間淑女香閨,讓她一身的汙穢立馬成了罪過,一陣幽香從香熏爐裡飄出來,彷彿幾縷青煙浪漫地扶搖直上青天。不過她一向認為,扶搖而上不如走旁門左道來得華麗。

她張嘴喘著粗氣,甚至還伸出舌頭幫助散熱,沒時間去管這一屋子的琴棋書畫。「好想喝雪碧——」啪!一本書帶著幾縷清香衝她頭上砸了下來,一陣細柔軟語從身後飄來:

「早同妳說過,別說這些讓人胡思亂想的話。既來之,則安之。」

身著一身淡雅的旗裝,一根雅釵綴著繁星點點沒入烏雲間,雙手腕上配著一對翠白的玉鐲,襯得如雪的肌膚更加嬌嫩,大眼帶著濃深的雙眼皮,紅脣輕點微紅,腮處淡粉,猶帶笑顏,這活脫脫的古裝美人就是郭洛羅汀蘭,九阿哥的表妹,待選秀女。

每當她站在面前,夏春耀就會有一種無語問蒼天的感覺,「妳不覺得老天爺有那麼點殘忍嗎?」

「嗯?此話怎講,表哥罰妳了?」汀蘭隨意地一笑,遞過來一杯水。

「一樣都是不小心被啪的一聲踹到這個萬惡的舊社會來的,為啥差別這麼大呢?」不客氣地接過汀蘭遞來的水杯,豪飲一口,發出了滿足聲。

汀蘭皺皺眉頭,只是低頭不語。

春耀頓時有些沒趣地站在原地,突然想起自己還有一個任務,非常狗腿地說:「那個啥,九爺剛剛說晚上要妳過去什麼搖什麼扇?」

「呵!」汀蘭掩口低笑一聲,「同妳說多少遍了,是用膳。這邊的說法我也教妳好些了,妳該學會了吧?」

搖頭搖頭,使勁兒搖頭。她對於自己舌頭的靈活度從來就非常質疑,「妳要是去選秀女了,估計我也差不多就要被推出午門了,game over。」

「妳啊,就這條記得最牢。」汀蘭眨眨眼,「要不是妳這副德行,我還以為,這世界只有我一人如此呢。」

「我也希望只有妳一人如此就夠了,反正妳也夠古色古香了。我們在現代本來就素不相識,幹麼還要跑到大清朝來搞千里相會啊……而且落差還如此之大,嗚哇哇……」為什麼人家穿越就是華麗的金枝玉葉待選秀女,而她一穿越就得先上演賣身葬父的戲碼啊……還好她當時找到了扮演「父」的臨時演員,才找到了現在這個飯碗,不至於餓死在大清朝街頭。

是哪個混蛋告訴她,小聰明不能拿來當飯吃的,哼哼。

「再過些日子我就要進宮了,能幫妳的也只有這麼多,剩下的路要怎麼走,妳好自為之吧。」理了理自己身上的旗裝,汀蘭露出一絲淡笑。

「唉,隨便啦,在哪兒活不是活。我本來也是十四那傢伙一時興起買下來的,等妳前腳閃了,我後腳就跟著閃。妳那什麼表哥的管家絕對是變態來著,今天叫我看豬圈,明天叫我掃茅房,早知道我寧可賣身妓院葬自己去。」

「都和妳說了,入境隨俗,不要再用現代詞語了。」

「我語言的退化能力不夠強啦!那個十四嘰嘰歪歪的,那個太子,亂小心眼沒肚量的,對了對了,還有那個八阿哥,語言轉化功能比妳還強,那叫一個不知所云。」

「妳見著的太子如何,可是和歷史書上寫的那般?」

「歷史書上?哪般?我不是早和妳說了,我歷史考試次次抱鴨蛋嘛。再說,清朝歷史不是我那個時候的考試重點,頂多知道能當皇帝的不是他們幾個就……唔唔唔……」後面的話在汀蘭的手中自動消音。

「東西可以亂吃,話不要亂說。」汀蘭瞇著的眼睛裡竟然透出一絲寒意。

是不是有什麼搞錯了,汀蘭現在這具身體的年齡也就十四、五歲吧,竟然露出這麼跩的表情?

「我來這裡一年有餘,就連夢中我都叮囑自己小心,妳最好別讓我全盤破功。」

「唔唔。」她狂點頭,指指自己的鼻子,示意汀蘭給自己一點賴以生存的氧氣,她快要窒息了啦!

仍有些不放心地鬆開手,汀蘭回身拿起書,「妳別怪我對妳苛刻。要在這裡生存,畢竟不是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妳我這樣的,行事更是得如履薄冰般處處小心。」

「我又不會滑冰,所以,逮著機會我還是閃吧。」春耀看著眼前這個半古不新的人,內心掙扎不已。環境啊,真是會把人逼瘋的東西。雖然這裡帥哥資源多到讓她有點捨不得,但是關鍵時刻,小命排第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尖端桂花糕 的頭像
尖端桂花糕

桂花糕在說話

尖端桂花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