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啊~小皊皊~

突然響起的聲音,把詩詩的注意力從顧曉琦身上移了回來。

看著笑容滿面、壓在白皊身上的朝旭,詩詩突然情緒激動地衝著朝旭大聲道:「狐狸精!妳怎麼會在這裡?」

完全沒有想到,她最討厭的朝旭竟然也在這裡!

那齜牙咧嘴的模樣,就像是遇到了天敵、進入戰鬥狀態的松鼠。

但是,對於一大清早就一而再、再而三地面對各種八卦消息的眾人來說,這會兒,他們早就沒有吐槽的欲望了。

當然,也有例外。

 

「哈哈哈哈~好強烈的既視感,曉琦妳也加入他們吧?」

充滿了惡趣味的提議,讓顧曉琦難得生氣地對林馨白了一眼。

哎呀~曉琦居然在生氣耶……

自己的提議確實有些過分,但林馨很清楚,顧曉琦生氣的真正原因,還是因為此刻正摟抱在一起的兩個人

儘管白皊完全一副「我是被脅迫的」表情,可顧曉琦還是為此感到不愉快,林馨不由得感慨萬千。

 

而之前死氣沉沉地蹲在地上畫圈圈的謝雲凌,搖搖晃晃地走到了詩詩和朝旭身邊,並插入正在對峙中的兩人中間。

看著突然冒出來,阻止了她和朝旭爭執的謝雲凌,詩詩在沉吟了一下後,神經緊張地質問道:「妳是什麼人、想要幹什麼?我先說好,白皊哥哥是我的!不許妳打他的主意。」

「啊?」

白詩詩的話讓謝雲凌頓時不悅地爆出一條青筋,加上籠罩在他周身,還沒有完全散開的陰沉氣場,使得謝雲凌現在整個人看上去就像是一個陰森森的鬼娃娃。

四目相交的瞬間,詩詩被嚇了好大一跳,整個人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

旁觀中的林馨,這個時候又像是發現了什麼有趣的事情一樣,突然壞心眼地笑著起鬨:「說起來,謝『蘿莉』,你之前不是還在校門口強吻白正太,命令他和你交往嘛!」

「什──麼?」

詩詩大驚失色地叫了起來。

沒有多想,她馬上從朝旭懷裡拉過白皊,生怕一個不小心,白皊就會被眼前的兩個情敵給搶走。

見狀,顧曉琦和謝雲凌忍不住同時對著林馨叫了起來。

「林馨!」拜託不要再把事情鬧大了啊!

「林八婆妳給我閉嘴!妳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

「哈哈哈哈──看見你們這種既甜蜜又複雜的多角關係,一時忍不住……啊,抱歉、抱歉。」

明顯就是故意,卻偏偏要說成是不小心……林馨惡劣的個性,讓幾個人不約而同地在心裡默默地咒罵起她。

撫著額頭無奈地長嘆了一口氣,謝雲凌無力地指了指白皊和詩詩,說道:「那個,在你們卿卿我我之前……

「呀──!卿卿我我什麼的……讓人好害羞哦~

詩詩原本對謝雲凌的戒備,因為這句話而煙消雲散了。

她下意識地放開了白皊,雙手捧著臉,臉紅羞澀地叫了起來。

刺耳的叫聲,讓謝雲凌的頭上多了幾個象徵著他糟糕心情的青筋。

強壓著怒氣冷笑了幾聲後,謝雲凌指著在他眼中十分礙眼的新校園,勉強用陽光明媚的微笑問詩詩:「小‧妹‧妹,學校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是妳‧的‧傑‧作嗎?」

「是又怎麼樣?」收斂起前一秒還顯露於外的嬌羞,詩詩雙手扠腰,上下打量了一番謝雲凌後,冷傲不屑地輕哼了一聲,昂著頭道:「這所學校已經是本大小姐的所有物了,我想怎樣就怎樣,妳這個窮鬼管得著嗎?」

「窮、窮鬼?」

詩詩目中無人的囂張態度,讓謝雲凌備受刺激地語塞了。

若是以家庭背景而言,他謝雲凌可實實在在是有錢人家的少爺。

只要他願意,詩詩剛才登場時的那種排場──不,確切的說,是比那個還要誇張或豪華十倍、百倍的登場方式,他都做得出來!

因此,就在眾人以為謝雲凌會為此事火山爆發的時候,他竟然一反常態,笑呵呵地伸手摸了摸詩詩的頭。

「呵呵呵呵,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就是喜歡說大話呢!」

原本一觸即發的緊張氣氛,因為謝雲凌這個突如其來──藉由他和詩詩之間那個微妙的身高差而做出的舉動,頓時變得喜感起來。

對此,從未有過的屈辱感,讓詩詩氣得鼓起了臉。

她一巴掌拍開謝雲凌的手,氣憤地指著他直發抖。

本來,她想要說些能夠將謝雲凌打擊到死的話,可幾次話到嘴邊,她卻突然笨嘴拙舌,不知該如何表達。

尷尬不已的詩詩,困窘地漲紅了臉。

這、這、這到底是為什麼啊!

不解地在內心中抱頭呐喊。

表面上,她繼續保持著高傲的態度,不屑地哼了一聲,對一直跟在自己身邊的男人下令:「喂!讓這個貧民,認清她和本小姐之間的差距!」

比之前更加無禮狂妄的態度,讓謝雲凌終於放棄了忍耐。

「死丫頭,別以為全世界就妳一個人有錢!如果我願意,一樣可以用錢砸死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桂花糕在說話

尖端桂花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零夜
  • 請問有關作者"夏茗悠"繁體版的書籍 近期有打算出版嗎>/<?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