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D2.jpg 

大家一定被吊足胃口了!快繼續看下去!

 


 

「我想吃壽司。就上次哪家店怎麼樣?」

那人轉笑著轉過身,這瞬間,夏天甜的心臟差點跳出了喉嚨。

 

……Glen!

她瞠目結舌,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等下有慶功會。」中年男人發聲。「至少要甩掉記者才行。」

「不要嘛,人家餓死了啦。」英俊的男生求饒著,迷幻笑顏看起來和電視上一模一樣。

「忍一下就好。不然……」

 

外面的平常對話還在進行,小小的更衣室內卻好像天崩地裂。躲在這裡的夏天甜思緒爆炸,她花了很長一段時間說服自己要冷靜,可即便如此,她從頭到尾都都無法將視線從門縫外的男生身上移開。

是的,那個二十出頭的年輕男子、看起來和同齡人沒什麼兩樣的大男生,正是曾經創造無數奇蹟的亞洲天王級偶像Glen。

二○○五年時,他扮演電影《海雪》中男主角的弟弟出道,從那時起Glen便以超出十五歲這實際年齡的成熟演技,和絕對驚豔的外表,攬獲當年各大新人獎。

根據Asia Communication Institute Inc調查,「Glen現象」在那年創造了一百九十八億美元的經濟效益,他的名字成為「花美男」代名詞。他在電影中角色的名字,成了所有影迷對他的暱稱,隔年還被編入字典。

二○○七年他在《死亡地帶》中扮演一名法醫,結果使根本無人問津的法醫工作,成為當年最熱門的職業。二○○九年,他主演描寫義大利麵廚師的電影《Pasta Love》播出後,本來貴到死沒人去的義大利餐館,全都被擠到爆,預約都要排上三個月。二○○八年他加入FANTACY唱片公司後,FANTACY股票瘋漲;第一場售票演唱會的前一萬張門票,在預售兩分鐘後就被訂購一空,此後的演唱會,都保持平均七點二分鐘內就能售清所有票的神話。

所參演的每一部連續劇和電影都會創造收視奇;所拍攝的廣告因為太受歡迎,所有海報都一經貼出便被人撕走;每張專輯的銷量永遠是全年第一,就算是經濟不景氣的現在,全球白金唱片對他來說也不在話下。

這樣一個從唱歌到演戲都是完美到不行的世界級巨星,萬千少女的夢中情人,現在,竟然,就在……自、己、面、前。

夏天甜望著距離自己十公尺都不到的Glen,大腦短路到已經到燒焦冒煙。

突然間,一個想法飛過,她這才想起來要打電話給小艾這件事;她手忙腳亂地翻起包包,卻怎麼也找不到該死的手機。

可惡,到哪裡去了?快點……出來啊!

夏天甜急得滿頭大汗,絲毫沒有注意到化妝室已經又進來了一個人。

 

「你來啦。」Glen從沙發上一躍而起,似乎相當興奮。中年男人也立即起身,替來客關上門。

幾乎是同一時刻,夏天甜終於找到了手機。她激動地抬起頭,卻被眼前的景象徹底嚇住──化妝室內竟然有兩個「Glen」!

兩個人穿著一模一樣的黑色龐克外套、戴著一模一樣的金屬吊墜,不僅如此,他們有著同樣的髮型、同樣的妝容、同樣的褲子,以及同樣的配飾。

從頭到腳兩人都完全一樣,除了那個剛進來的那個「Glen」,戴著一副幾乎遮去半邊臉的巨大墨鏡,讓人看不清他的眼神和表情,其他所有的一切,簡直就像鏡中人。

 

怎、怎麼回事……

拿著手機的手僵在半空,夏天甜的大腦一片空白。她瞠目結舌地望著眼前這戲劇化的一幕,絲毫不明白眼前這個剛進來的「Glen」到底是何方神聖。

哦不,或者說,她甚至已經分不清楚誰才是真正的Glen了──如果那個人不戴墨鏡的話。

 

「辛苦你啦。」微笑的Glen上前拍起那個人的肩膀,簡直就像在拍自己的孿生兄弟。「你的演技真是沒話說。」

對方淡淡地回答:「Glen的演技同樣配合得到位。」,這語氣聽不出其他情緒。對話有條不紊的向前滑行,而不遠處深色的門簾後,目睹這一切的夏天甜卻發現自己的身體正有種抑制不住的激動。

驚愕,迷惑,混亂,無數種錯綜複雜的情緒衝擊著她的大腦。短短幾分鐘內,她撞見了太多祕密,以至於她的襯衫被黏糊的汗水浸透。

夏天甜閉上眼睛、倒抽了一口冷氣。她覺得今晚發生的這些事的震驚度,足以在她的人生裡排入前三名,但如果一定要為「震驚」這個詞下一個定義的話,那麼眼下即將發生的這一幕,將徹底詮釋震驚的涵義。

還很有可能,是夏天甜迄今為止不算漫長的人生裡,最意外,也最受衝擊的一幕。

「差不多該收工了。」神祕男子抬起手準備摘下墨鏡──女孩下意識扯緊了裙角──「接下來的就交給我吧。」男生抬起臉,露出了清俊英挺的五官。

 

啊……

 

心跳戛然而止。

夏天甜渾身僵硬地愣在原地,炙熱的燈光射在她放大的瞳孔裡,映出前所未有的震驚與惶恐。有什麼東西在她的眼中熊熊燃燒,那焦灼的視線穿過簾子間的縫隙,定定地落在那個人的臉上。是的,那個人竟然是──

 

「修……」她的嘴脣不由自主地輕顫。

 

哈哈,故意斷在這個地方,大家快去找書看!>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尖端桂花糕 的頭像
尖端桂花糕

桂花糕在說話

尖端桂花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